城主已经大变样了

- 编辑:admin -

城主已经大变样了

“不,长老,我一定要得到它,我能感觉到这是我的希望,甚至是兽人一族的希望!相信我!”
 
    长老试图打消他的念想,但是很可惜,这是没用的,格瑞姆对此显得异常坚定,看着格瑞姆坚定的样子,长老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最后叹了一口气说:“好吧,不过这得等之后我跟大唐皇帝谈,你现在陛必须控制住自己,如果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话,事情很有可能就泡汤了。”
 
    银幕上的战斧特写已经消失了,在战斧消失的一瞬间格瑞姆终于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似乎那种狂热的病态的颤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由于大家都心不在焉倒是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兽人族使节的问题,银幕上还在继续,攻城战还没有完结,似乎真正的战争才刚刚开始一样。
 
    统领级的怪物死后,城外围攻的一部分怪物失去了控制,疯狂的砍杀了周围的怪物之后变逃散了,看到逃散的怪物城市外面的轮回者们大声的叫嚣着,似乎战斗已经胜利了,但是城墙上的弓箭手冷峻的脸孔告诉他们,危险并没有散去,相反更加严重的威胁到来了,如果说之前的小怪攻城只是开胃菜的话,那么现在出来的才是真正的主食。
 
    “终于轮到我大显身手了,让他们教主级的实力,颤抖吧,沃玛教主的威压之下!”杨威内心激动的很,沃玛教主正是来自他的手笔,这只沃玛教主正是他刷新出来的,一起刷新的还有整个沃玛神教的魔怪们。
 
    城外的轮回者们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直接被电死了一大片,有些轮回者的生命次数已经到了极限,直接被踢出了副本,另外一些则在安全区复活了,一脸懵逼的他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看自己所处的地方只觉得荒谬。
 
    “有没有搞错?谁能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什么?”有轮回者问身边的同伴,同伴也是一脸懵逼的摇头。
 
    刚刚只看到一片雷光然后就出现在了安全区,谁也没搞清楚。
 
    “快点,外面城墙上的弓箭手终于攻击了,我们快去帮忙肯定是沃玛教主来了,我见过那种手拿刀剑的怪物,在沃玛神庙二层,炼狱就来自那个混蛋。”
 
    显然张大牛也被秒杀了,身上的重盔甲没了,不是爆了,而是刚刚被一道闪电打没了,战斗太久,哪怕他很牛掰,但是身上的装备是有耐久度的,结果沃玛教主刚刚出现身上的雷霆就给予了他的装备致命一击,如果不是装备消失了,凭他26级战士的血量,也不会被一招秒杀了。
 
    现在赤裸着上身,看着城外的动静张大牛换了一件中型盔甲之后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这可是大会战,错过了可就不知道什么年月才能遇上了。
 
    他着急,但实际上还有更着急的人,城外的轮回者成片成片的倒下消失,大刀卫士的刀在快也快不过杨威的刷新速度,城墙上的弓箭手也顾不过来越来越多的怪物,眼看着他们登上城墙和弓箭手肉搏。
 
 第12章激战·末路
 
    沃玛教中一个有着红黑条纹的家伙手拿着一把大刀和大剑站上了城墙,一刀一剑就消灭了一个弓箭手,猖狂的仰天大笑,然后瞬间被弓箭手集火消散于无形。
 
    沃玛教主站在城门口,两个大刀卫士表情凝重的看着他,手中的刀紧了紧终究还是忍不住冲了过去,一刀劈向了沃玛教主结果却只劈到了一个影子,紧张的往身边看去却没有发现沃玛教主的踪迹,刚松了一口气想要回到城门前却被沃玛教主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你在找我吗?如果你不出门口,我还真有点畏惧,可惜你出来了,那就···死吧!”手爪直接抓在了大刀卫士的脖子上,两手一折拗断了他的脖子,就像是扔垃圾袋一样的把那些轮回者眼中无敌的存在的大刀卫士扔在了地上。
 
    “你,为什么不出来?以为开着阵法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如果是刚刚两个的话,我还真不会去触霉头,可惜你只有一个人了,下去陪你的兄弟吧!”
 
    “猖狂,沃玛教主!你不出来没人找你麻烦,但你出来岂不是逼着本城主替天行道消灭了你?”
 
    “就凭你?你要是不躲在里面我一根脚趾头都能弹死你。”
 
    沃玛教主对比奇城主不屑一顾,城主涨红了脸但是没有在说什么,毕竟他是真的打不过这个家伙,最重要的是同样都是演员,杨威这个大佬还在一边看着呢,他不能打乱了计划,而杨威准备的剧本之中很显然沃玛教主现在是占据强势地位的。
 
    “现在怎么办?”城墙上的怪物还在肆虐,轮回者的力量并不足以让这些家伙被消灭。
 
    三万多人看似很多,但实际上能打的没多少,弓箭手们随着沃玛的攻击越来越少,而沃玛教主就守在城门口,只有一个大刀卫士的城门显然拦不住越来越多的沃玛大军。
 
    眼看着城门就要陷落经管李渊一直在组织兵力,李孝恭和尤俊达还有程咬金也在这个危机时刻来到了他的身边。
 
    燕小六召集了很多散兵游勇在薛仁贵的带领下也有了些军阵的样子。
 
    而三千游侠全都聚拢到了张毅的身边,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是要背水一战了,不过所有人的心里都没底,因为沃玛教主太强了,先天后期的大刀守卫说杀就杀了,另一个估计也撑不了多久,加上他有那么多的手下源源不断的出现,情况并不乐观。
 
    “兵力虽多强者却少,而且毫无章法,知节等人又无兵无将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啊。”
 
    秦琼看到这里也觉得没有胜算了,毕竟他是真的见识过强者是如何暴虐军队的,那是真正的无视,人数对那些超越了先天的强者来说根本毫无意义。
 
    毫无疑问沃玛教主就是这样的强者,手中的闪电随时可以夺走一个人的生命不是先天强者连对抗的资本都没有,然而就算是先天强者也不过是多抵抗两下而已。
 
    刚刚冲来的张大牛和其他轮回者也集合在了李渊的集团军之下,但他们的冲击最多也只能对普通的沃玛教成员产生效果,至于沃玛教主他甚至都不需要动手,身边的火焰沃玛和沃玛卫士就足够收拾他们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完全是在送死,必须想个办法才行啊!”看着对战的情况哪怕李渊有绝对的信心,但是面对沃玛神教的不断刷新也有些无奈了。
 
    光有信心是没用的,还要有实力才行,而他们之中实力最高的也不过是先天而已,想要击杀达到超凡境界的沃玛教主根本就是妄想。
 
    尽管如此轮回者们还是经历拼杀之后来到了城门口,这里的沃玛已经越来越多了,渐渐的把大刀守卫淹没在了其中,虽然偶尔能够看到尽力挥舞大刀的他,但他已经出不来了,看到这个情况之后沃玛教主从容的走了进去,大刀守卫感应到了他的到来,但是却无法做出反应,身边的沃玛太多了。
 
    城门口突然出现了一道蓝色的电网一样的东西,沃玛教主轻轻一点这东西就像是玻璃一样直接破碎了,原本在城市之中安居乐业的人们似乎都感应到了什么,往天上看去,却发现原本的晴空万里直接变成了阴云密布。
 
    “瞧,人类的所谓阵法还真是不堪一击!上次有天尊那个老家伙来阻挡我,这一次我看谁能来救你!小胖子又见面了,让我想想你爷爷的爷爷似乎也曾经是城主,当年还是勇者之一,怎么到了你这一代,连面对我的勇气都没有了?”
 
    沃玛教主终于进入了城市,看着在城门楼上站着的比奇城主,也就是现任的比奇国王似乎两人之间还有不小的渊源,一步一步的朝着比奇城主走了过去,路途中总会有无数想要阻拦他的人,城主的带刀护卫也好,弓箭手也罢,都不过是让他的脚步稍作停留而已,而天空中的雷电似乎也在听从他的号令不断的有雷电轰击这个比奇城,躲在城市显然已经不在安全了。
 
    之前还穿着华贵衣服的城主已经大变样了,一件黑底金色纹饰后面插着两个小旗子模样的战甲穿在了比奇城主的身上,金黄色的头盔上面镶嵌了很多华贵宝石,手中拿着的则是一把奇形怪状的武器两端都是倒钩一样的锐利刀刃看上去显得狰狞无比。
 
    “嗯,看上去你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了?比起你的先祖来,你显然更加的···不堪,不过这不是比的错,毕竟你没有享受过来自魔族的强化,因此我原谅你,来吧重归魔族的怀抱,作为好处我将给予你永生,你觉得如何?”
 
    沃玛教主似乎对比奇城主有些意思,但比奇城主显然没有想要聊天的欲望,尤其是在提到先祖的时候。
 
 
    “当年你的先祖可是法师系列的,魔族觉得他是可造之材所以费尽心力为他打造了一套完整的力量传承,只可惜他太固执了,进入固执的为了一个人类的身份而放弃了一身修为,直接自废了魔法,还专修了道士用来克制,虽然最后没能成功,但拜在天尊门下却让他的血脉得以延续,此后的几次血脉侵染也都是相继以失败告终,不过如今天尊已经垂垂老矣,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白日门的援兵没有来?因为他被人拖住了啊!既然不肯归降,那比奇城留着就是个祸害,你就安心的去死吧!”
 
    沃玛教主的这段话让大唐银幕外面的人听着顿时一阵呼吸急促,什么魔族?什么力量传承?什么血脉侵染?什么天尊?还有那个白日门又是个什么情况,里面似乎还有很多故事啊,他们想要了解更多,但是····里面开大了!
 
    “雷霆万钧!”
 
    一声轻笑突然出现在空中,然后就出现了数道明显不属于沃玛教主的雷电立场出现了,四周的沃玛教众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电成了焦炭。
 
    “什么人!”沃玛感应到来人的力量之后却是不得不谨慎,这气息似乎在超凡之上,而且感觉非常飘渺似乎感应不到这个人一样,但是这个背着一把细剑手上拿着一把羽毛扇带着奇奇怪怪的帽子的家伙,确实就是在自己的面前啊。
 
    “在下诸葛亮,还请多多关照!”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